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周喻】在劫难逃 03

终于见面了,急死我了,急的我想哭



  周泽楷蹲下把鞋带系好,一个人默默地出了校门。校车就停在路边,他刷了校园卡,径直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戴上了耳机。


  说好周五这天要来接他回家的父亲又失约了,不过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自从上了寄宿制的中学之后周泽楷就很少见到父母,有时候即使周末回到家,等着他的也只有烧饭的阿姨和那只好像智商从来没有什么长进的只会冲他拼命摇尾巴求抱抱的二哈。


  离发车大概还有十五分钟,这是最后一班车,目前只有他一个人在,连司机也不知所踪。中考将至时的学业非常繁重,周泽楷听着音乐,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吵醒。班长见他醒了,立马道歉:“不好意思啊,我放个东西。”


  周泽楷嗯了一声,重新闭上眼。


  班长把自己的行李放好,坐在他身边跟他聊了起来:“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啊。”


  “嗯。”


  还是跟平常一样无趣,班长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中年男人也上了车。


  “师傅,可以开车了吗?”班长探出头问。


  “还没到时间呢,急什么!”司机不耐烦地说。


  他吐了吐舌头,这些校车司机常年做着单一枯燥的工作,迁怒到乘客身上是常有的事情。他偷偷瞄了一眼司机师傅的表情,这一下,却愣住了。


  师傅的脸色非常不对,不同于普通司机常年被阳光暴晒的那种健康的古铜色,而是泛着死气沉沉的青黑。双眼也空洞没有神采,非常暴躁并且具有攻击性,像只野兽一样仿佛下一秒就要咬上来。


  班长没敢再和他交流,低下头继续认真地看自己的辅导书。这时客车的前门突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师傅,可以帮我提一下行李吗,实在太重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班长立马殷勤道:“我来帮你!”


  班花惊讶地说:“班长?你怎么也在这里?”


  “嘿嘿,周泽楷也在,看来这辆车要被我们班的三个人承包了。”


  班花的声音添了一丝惊喜:“泽楷?”


  被点到名的周泽楷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是不能再装睡了,只好也从座位上站起来,跟着班长一起去帮班花搬东西。


  班长喜欢班花,而班花喜欢周泽楷在学校并不是什么秘密。


  周泽楷跟在班长后面走了几步,愈发感觉不对劲。司机面朝班花的方向站着,却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班长一边走一边说:“你回个家带这么多东西……放着我来我来——”


  接着就看到,原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司机突然张开嘴,朝班花的方向扑了过去。班长瞬间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司机推倒在方向盘上,接着,被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司机一口咬住了肩膀。


  班花捂着嘴尖叫起来,周泽楷迅速上前把班长从司机口中拉回来,把他们两个都推出车门外,班长一个趔趄被班花抱住,很快周泽楷自己也冲了出来。


  车门被他关上,司机双手不住敲打着玻璃,他大张着嘴,牙齿上都是碎肉,鲜血从他嘴角缓缓流下来,蹭在玻璃上,如同绽放了一朵鲜艳的罂粟花。


  三人都没能及时从刚刚发生的事情里回过神来。班长死死按住自己肩上的伤口,声音发着抖:“那是……什么?”


  


  


  三个人互相搀扶着跑进教学楼,气喘吁吁地躲在医务室的病床边上。窗外又下起了雨,就在刚才他们穿过校园里不知何时开始零零散散游荡的怪物躲进楼层最尽头的医务室。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手机铃声就伴随着轰鸣的雷声响了起来。


  周泽楷立刻按下接通:“妈?”


  “泽楷!”电话里的声音充斥着嘈杂的电流声,“泽楷,你在哪?”


  他看了眼墙边坐着的班长,犹豫道:“我在学校,我同学……被人咬了。”


  “我和爸爸这就去接你,你们先找个教室躲起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去,快!”


  “哦,”周泽楷应了一声,“妈,外面怎么了?”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枪声传来,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他握紧拳头,急切吼道:“妈!”


  没有人回答,空气中只能听见他急促的喘息声。他把手机从耳边拿回来,屏幕无情地显示出关机动画,过了一会儿,便彻底暗下去。


  周泽楷冷着脸啪地一声将手机狠狠砸在地上,散开的零件转着圈被弹的四处都是,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初三很少有学生会随身带着手机,眼睁睁看着他把三人中唯一的通讯设备摔碎,班花带着哭腔问:“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没说话,抬头环顾四周,看见班长艰难地爬到了冷藏柜边上,从里面拿出了几支注射器和药瓶。


  “那不是狂犬病,别打了。”


  班长的动作僵了一下,接着依然哆嗦着用针管抽光了药瓶里面的透明液体。


  周泽楷冷冷地看着他,又说了一遍:“别打了,没用的。”


  班长往自己三角肌上扎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最终干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注射器也从手中滑落:“那是丧尸,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末日要来了,我们都活不了了……”


  班花扶住他,看了周泽楷一眼:“泽楷……”


  周泽楷从旁边的消毒柜里找出酒精和纱布,蹲下来简单地清洗包扎了一下班长被咬过的伤口。伤口长得很快,已经结痂,周围全是干涸的黑紫色血迹。周泽楷知道那是即将变异的标志。包扎完后,他把班长背起来:“想办法出去找人,不然他会死的。”


  “怎么出去……”


  周泽楷环顾四周,最后把桌上一把锋利的剪刀递给她:“保护好自己。”


  班花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完全看不出以前那个骄傲的公主的样子。这时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阵野兽般的低吼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周泽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班花抱着剪刀点点头,后退了几步,咬着下唇抑制着自己的抽噎声。


  “你不要过来——有人吗?啊!——”


  周泽楷屏着呼吸倚在门上,班长气若游丝的呼吸声就在耳边:“你放我下来……我好困……”


  他捂住班长的嘴,过了一会儿,一摊粘稠的血液从门缝下面蔓延进来。


  雨似乎比刚刚下的更大了,细密的雨声中很难分辨出别的声音。周泽楷贴着门板听了好久,才对班花使了个眼色,打开门锁。门前横躺着一个穿着安保人员制服的人,正蹲在地上吃从他肚子里扒出的肠子的怪物还没来得及抬头,便被周泽楷一脚踹翻在地上。


  “不要看,快过来。”


  他压低声音说。


  班花压下一阵翻涌的反胃感,闭着眼越过地上的尸体,快速跟了上去。


  离这里最近的只有一部故障中的电梯,三个人只得一路从走廊一头跑到有楼梯的另一头。从走廊上向下看,可以看到原本安静的校园里布满了游荡的丧尸,霎时,巨大的恐惧感笼罩了三个人的内心。


  周泽楷咬着牙说:“别看。”


  班花收回目光,楼梯已经近在咫尺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然而在拐角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周泽楷没来得及停下,直接撞了上去。


  人影被撞倒在地,因为疼痛发出“嘶”的抽气声。他定睛一看,揉着后脑勺坐在地上的赫然是隔壁班的生物老师。


  “你们是……”生物老师抬头看着他们,“是四班的学生?”


  他们三人也算是校内的风云人物,周泽楷递过去一只手拉她起来:“老师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下班回到家之后发现手机忘在办公室了,想回来拿,结果从办公室出来就……”老师没有再说下去,显然是不愿意再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刚刚看到外面已经有警察在了,但是校门那边的那个……太多了,我……”


  “必须要出去。”周泽楷看了眼她手里的被染红的水果刀,“呆在这里只能是坐以待毙。”


  楼梯间传来一阵低吼,四人转过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一只丧尸正蹒跚地向他们走过来。老师握紧手中的刀,率先冲上去把刀插进它那黯淡无光的眼睛里。丧尸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这样破坏他们的大脑才能让他们彻底死亡。”


  “这些人……是活的吗?”班花问。


  “确切来说,是活死人才对……虽然不知道原理,但一定有什么东西控制着他们的神经中枢。”老师抬头,忽然看到周泽楷背上背着的班长,大惊失色,“他被咬了?”


  周泽楷点点头,把他放下来,班长已经陷入昏迷,体温也烫的吓人。老师检查了一下他的瞳孔,摇了摇头:“咬伤的位置离大脑很近,应该马上就要变异了。”


  “不……”班花无力地跪在班长身边,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班长突然浑身抽搐起来,他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紧紧抓住班花的手腕:“……”


  周泽楷猛地抓起她,大声喊道:“小心!”


  班花并没有借力站起来,而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胳膊送到班长口中。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她宛如没有痛苦一般,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我不想拖累你们,你走吧。况且班长是因为我才被咬,我也不愿意留他一个人……”


  “会有办法的……”


  “在找到办法之前……我就会死的。”


  周泽楷朝她大吼:“你不准死!”


  她抬头看着周泽楷,笑道:“快走吧泽楷,如果这次真的是世纪末日的话,我们很快就会再相见的……”


  “对不起。”两人僵持了很久,周泽楷双眼通红,喘着粗气。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交织在一起的汗水和泪水,看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老师拉着拉周泽楷的衣服:“走吧小周,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周泽楷后退了两步,没有再看他们,一个人转过身快速下了楼梯。


  


  


  两人经过一场苦战逃出去的时候校外已经被封锁了,一名小警察看到两个全身是血的人出来,很快迎上去。


  “你们有人被咬了吗?”


  “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周泽楷问。


  “不是什么大事,这里已经被隔离了,活人全部撤退,很快就能解——啊!!”


  一只失去的双腿的丧尸用仅剩的前肢爬到那名警察脚下,死死咬住了他的脚踝,警察爆发出一阵惨叫,周泽楷从他腰间拔出枪朝丧尸的脑袋射了三发子弹,脑浆迸发出来。他一把揪住警察的衣领,问:“到底怎么回事?”


  被比自己矮的人揪住的感觉并不好受,小警察脸憋得通红:“我也不知道……”


  “小楷!”


  熟悉的声音传来,周泽楷松开手,接着就被终于赶过来妈妈一把抱住。


  “你的同学呢?”周爸爸问。


  周泽楷茫然地摇摇头:“死了……”


  周妈妈不知道说什么,她含泪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已经很努力了,小楷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雪白的校服被淋到透明,贴在并不健壮的身体上。他的皮肤又湿又冷,周爸爸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在他身上:“让小楷先去车里,不然要感冒了。”


  周妈妈把车门打开,周泽楷回过头问老师:“老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


  “不用了,我女儿还在家里等我……”


  老师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这里去取车了,刚刚的小警察已经重新站立起来,脸色几近全灰,眼珠严重凸出,露出渴血的凶光。周爸爸叹了一口气,枪响,刚刚站起来的丧尸就又倒下去。


  三人都坐进了车里,周妈妈并没有急着发动汽车,而是转身揉了揉周泽楷的头。


  “妈?”


  “小楷,爸爸妈妈可能要和你……分开一段时间。”


  周泽楷收回目光,疑惑地看着她。


  “我们刚接到通知,要我们先去布鲁瑞恩公司的地下总部集合,但是你看看,”周妈妈打开窗户,带着血腥味的空气瞬间涌了进来。街上全是逃难的幸存者,哭声和尖叫声响成一团,“这里的人们需要我,和你爸爸。”


  周泽楷疲惫道:“我和你们一起。”


  “不行,这里很危险,我和你妈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你。”


  “我可以保护我自己。”


  “你必须走。”


  “我不走!”


  “这个时候你还要任性吗?”周爸爸沉声说。


  周泽楷倔强地望着窗外炼狱般的景象,一言不发。


  “乖,听话,待会就会有人来接你的。”她说,“到布鲁瑞恩去,那里是安全的!”


  不……


  不……


  不……


  


  


  周泽楷猛地坐起来,四周是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他额头上全是汗,恒温系统的运作声盘踞在脑海,令太阳穴突突地疼。


  房间里的灯光随之自动打开,他茫然地环顾周围,才两点半。距离他再生的手臂完全康复已经过了三天了,离开手术室之后,喻教授带他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也见到了之前一同和自己被带到这里的孩子们。恒温系统根据他自身的温度已经调整到了64℉,但他身上仍然是燥热难忍。


  他掀开被子下床,打算出去走走。


  布鲁瑞恩白天有人造的日光,到了夜晚,吊顶则会变成璀璨的星空,置身这样的环境,仿佛和在地面上没有什么差别。


  当天空足够黑暗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星星——


  什么四季流转,昼夜交替,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小伎俩罢了。


  看着这些宛如真实场景的装置,周泽楷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在手术室,喻教授对他说过的话。




  “你知道诺亚方舟吗?”


  “丧尸爆发之后,军队系统很快沦陷,通讯和上级指示也全部消失,为了使幸存者逃脱世界末日的命运,我们召集了一部分生命科学领域的精英和政治领域杰出的管理者进入布鲁瑞恩,同时加快研究能够有效杀死V病毒的药物,企图从那些怪物手里夺回家园,建立新的秩序。感染了V病毒的丧尸生命力很强,如果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等待他们自然消亡,大概需要20-30年的时间。如果真的二十年见不到外面的阳光,甚至还见不到自己的家人,你,会怎么做?”




  

  诺亚方舟吗?


  大规模的灾难面前,人类最险恶的一面会被放大无数倍显露出来,对资源的渴望也会让他们不择手段地自相残杀。布鲁瑞恩本来就不会向所有人类开放,这里的空间和资源都很有限,凡是生物都会有惰性,一旦在安逸的环境里呆太久,就会丧失拼搏的动力。这个地方的存在,不知道是会变成新纪元的摇篮,还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坟墓。


  不知不觉间到了走廊尽头,布鲁瑞恩大部分区域都是无菌环境,以白色为主色调,呆久了总会令人有些盲目。周泽楷不敢再走远,便转过身打算原路返回。


  该回去了。


  他脚步一转,忽然听到背后有一个遥远又很近的声音在喊他:


  “你……是谁?”


评论(2)
热度(31)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