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周喻】和偶像相亲的正确方法 01

开心一下,放飞一下

年龄操作有

为啥这一家子兄弟姐妹姓氏都不一样……大家且当做他们都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吧

尝试一下非典型周喻……



  喻文州站在镜子前打领带,打了半天也没打好,歪歪扭扭的,他叹了口气,干脆把领带整个解开拿了下来。


  一旁打电话的楚云秀看见:干嘛呢干嘛呢?


  她弟弟来得晚,又是早产儿,是家里最得宠的孩子,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生个小病闹得一家老小上蹿下跳整夜睡不好。分化成Omega那天,两口子看见幺儿那难受劲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摘下来哄他。如今芳龄二十二,别说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连个领带都不会自己系。


  喻文州一个姐字还没说完,楚云秀就风风火火地走过来帮他理了理领子,把领带仔细地打好:别在我跟前卖萌啊,赶紧穿好衣服下去,不然等你大哥回来有你好受的。


  喻文州想想他大哥那标准的霸道总裁性冷淡脸,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他姐还在那里唠叨:你不想想爸妈多大年纪了,你就不能让他们少操点心,早几天抱上孙子?


  喻文州无奈:姐你别说了,烦。


  他大哥王杰希,37岁单身Alpha,成功企业家的典范,业界知名钻石王老五,即使大小眼也照样是万千Omega的梦,只可惜忙起来六亲不认,爸妈想催个婚都得跟秘书预约个十天半个月;他二姐楚云秀,国际著名服装设计师,一天到晚往国外跑,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倒时差,他爸妈催了几次,最终两人还是顶着四个硕大的黑眼圈放弃了;他三姐苏沐橙,只比他大了一岁,已经是娱乐圈著名的天后,一天到晚绯闻满天飞,二老就催了一次,第二天娱乐版头条就赫然写着苏天后疑未婚先孕,父母数次催婚为哪般,吓得他妈差点心脏病发。


  于是刚毕业还是个家里蹲的他自然变成了躺枪王,更可怕的是,他的大哥和二姐三姐居然联合起来爹妈,大有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把口头催婚深入到实践当中去的势头。


  低调的黑色奔驰已经停在大门,他三姐坐在副驾驶,带着兜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狡黠的眼睛。


  相亲的地点定在喻文州大哥谈生意经常去的一家别院,路上楚云秀接了个电话说对方路上堵车可能会晚点到,但其实也并没有耽误太久。就在他们进入包厢的五分钟之后,一个看上去就很帅男人也来了。


  男人摘下墨镜,抿着唇笑了一下:您好。


  是,是周泽楷!


  喻文州彻底呆住了,直到他二姐在桌子下用脚踢他才反应过来。苏沐橙跟他说是他一定会喜欢的类型,但是谁又会想到,是他一直以来都特别喜欢的偶像呢?


  苏沐橙简单介绍了一下:泽楷,这就是我弟弟喻文州。


  周泽楷又笑了一下,伸出手:初次见面。


  喻文州也伸出手,和他简单地握了握:你好。


  惊讶和惊喜之余,喻文州更慌了。让他去相亲本来就很烦了,更何况相亲的对象还是他偶像。这下好,不仅烦,还给他紧张的不得了。


  即便紧张,喻文州还是端起他一直以来在外人面前那副自持疏离的样子,主动拿起茶壶,先给右手边的周泽楷倒了一杯水。


  周泽楷脸上浮现出两朵红晕:谢谢。


  一个Alpha怎么这么可爱!喻文州心里砰砰直跳,以前他自诩理智粉,对网上那些疯狂的迷妹嗤之以鼻,如今见到本人,才算是彻底理解了迷妹们的心情。


  楚云秀先落了座,苏沐橙坐在了她的左手边,喻文州挨着二姐坐在右边,周泽楷最后走过来,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椅背上,坐在了喻文州旁边。


  侍应生恭恭敬敬地递上了菜单,楚云秀翻了几页,对周泽楷说:听说这家店的烤乳鸽不错,小周你要不要试试?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都可以,让文州点吧。


  楚云秀只好把菜单递到自己弟弟手里,还不忘胳膊肘捣了他一下。喻文州紧张的不行,接过菜单就是一通乱点,然而点的几乎全是他老家的粤菜,苏沐橙知道周泽楷是S市人,怕他吃不惯,转过身叮嘱侍应生又加了几道比较大众口味的菜品,服务员走后,饭桌上又变得尴尬起来。


  周泽楷的位置离他似乎格外的近,稍微偏一下头喻文州就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明亮的眼睛。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次相亲,还特地化了淡妆,让连领带都不会打的喻文州羞愧不已。本人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好看的多啊……他在心底默默感慨了一下,收回目光心虚地喝了一口茶。


  楚云秀把弟弟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本着关爱弟弟的原则,她笑道:文州特别喜欢你,每部剧都看过好几遍的。我们和迪奥合作的那次,他还像我要过你的签名。


  周泽楷很期待地看向他,他的五官轮廓本来是很精致很锋利的,但是笑的时候又显得特别柔和,他问:是吗?


  喻文州端着茶杯的那只手抖了一下,几滴茶水撒出来,溅到了皮肤上。


  其实这时茶水已经不是特别烫了,但被洒到的皮肤还是有些发红,周泽楷在一旁顿时紧张起来:没事吧?


  喻文州是真的觉得没有什么大碍,但周泽楷紧张兮兮的样子看得他心里有点痒,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往洗手间走去。


  反反复复被人抓着用冷水冲了好几遍,周泽楷才拿了一片纸巾打算帮他擦干净,烫伤的皮肤接触到粗糙的纸巾有点痛,弄得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周泽楷又紧张起来:痛吗?


  喻文州笑:不痛的。


  两人靠的很近,喻文州的脸就靠在周泽楷肩窝上,可以闻到他耳后擦了香水,跟他以往一贯的风格不同,是清新的味道,很好闻。


  回到饭席上之后菜品就很快开始一道接着一道端上来,不得不说一顿饭吃的尴尬不已,只有苏沐橙和周泽楷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偶尔会交谈几句,期间喻文州偷偷观察过,看到他还蛮喜欢自己点的菜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周泽楷这个人虽然是出了名的不善言辞,但并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喻文州想到迷妹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周泽楷的眼睛会说话,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饭后楚云秀去开车,苏沐橙提议三人去附近的桥上走一走吹吹风,周泽楷答应了。


  路上喻文州一直四处观察,苏沐橙看着好笑,问弟弟看什么。


  喻文州认真地说:我怕有狗仔偷拍我们。

  

  苏沐橙笑道:就算被拍,他们也只会爆料我和小周的绯闻,你担心什么?


  喻文州觉得很有道理,也就不管他们了。


  路上基本都是他们两个在谈,周泽楷和苏沐橙最近都接了一部武侠剧,还没有开机。两人聊了一会儿,楚云秀打了个电话让苏沐橙过去,似乎是故意的。


  喻文州陪周泽楷在桥边站了一会儿,周泽楷突然偏过头,问他手还痛不痛。


  喻文州摇了摇头。

  

  周泽楷说:我和云秀合作过。


  嗯。


  和沐橙也是好朋友。


  嗯?


  所以,你也把我当做朋友就好。


  喻文州哭笑不得,这是被发卡了吗?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说:上次没给云秀签成。


  喻文州知道他说的是哪回事,他的确有让二姐帮忙要过签名,后来似乎是楚云秀忘记了,也就不了了之了。他四处看了看,把手机壳的背面递给周泽楷:签这里吧。


  


  相亲完毕的这天晚上,他大哥也回家了,一家人难得地聚在了一起。


  他妈给喻文州削了个苹果,斟酌了一下,充满期待地问:文州啊,你今天相亲怎么样?


  喻文州支支吾吾地看了一圈,他大哥低着头在发微信,二姐正坐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电视,三姐旁若无人地啃着水蜜桃,装什么也没听到。


  还可以吧。


  做什么的呀?


  呃……


  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呀?


  这个……好像没有。


  爸妈以前是什么工作?


  啊?


  他妈失望地看了一眼他爸,估计孙子又没戏了。


  


  过了一会儿他二姐去厨房刷果盘,喻文州拎着刚喝完的牛奶杯跟了过去。


  姐,我觉得我跟周泽楷还是算……


  话音被手机提示铃声打断,楚云秀扭了扭腰,示意他把手机拿出来。


  喻文州不情不愿地照做了,是一个叫江波涛的人发来的消息,喻文州想了想,觉得有点眼熟这个名字,好像是周泽楷的经纪人。


  小周说如果喻先生不介意,他们可以先试着交往一段时间。况且小周的年纪也不小了,身边又没有什么合适的Omega,他觉得喻先生就挺好的。


  喻文州盯着手机屏幕,脸上写满了震惊。


  骗鬼呢!周泽楷现在正当红,只要他一句话不知道多少Omega争着往他身上贴。楚云秀凑过来也看到了这条信息,非常满意,干脆顺势直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太好了,我弟弟终于要嫁出去了。


  


  第二天微博上果然还是传出了周泽楷和苏沐橙两人的照片,喻文州难得起了个大早,刚出卧室就看见苏沐橙背心下只穿了条平角内裤,把腿翘在茶几上一边嗑瓜子一边刷微博。姿势十分放荡不羁,看不出半点有偶像包袱的样子。


  喻文州吓了一跳:姐你能不能把衣服穿好?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我在自己家为什么要穿衣服?


  喻文州自知说不过她:那好吧,我去晨跑了。


  想了想还接了一句:你要吃什么吗?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


  天啊,苏沐橙感动的要哭了,心想真没想到她那平日想喝酸奶都要支使家里阿姨去楼下买的弟弟居然也有主动出门锻炼身体还要带早餐的一天,他那陈年的运动服在衣柜里压箱底这么久都没有馊真是个奇迹。不过早餐还是算了,混账弟弟这辈子拿过最重的东西恐怕就是手机了,要是看见他那葱根般的手指给自己提早点,她还不得被爸妈骂死。


  苏沐橙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还是随便吃点阿姨做的吧。


  末了还想,他弟弟穿这身运动服还挺好看,一眼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于是喻文州就这样出了门,他平时根本没有运动过,按他二姐的说法,鞋底比脸都干净。才跑了没两步就累得气喘吁吁,雪白的皮肤也蒙上了一层薄汗。喻文州找了个湖边的长凳静静地坐了一会,看着自己的手机壳,又想起周泽楷。


  虽然知道Alpha和Omega在身材上会有一些差距……喻文州看了看自己单薄的小身板,再想想自己和周泽楷的差距,咬咬牙重新站起来。还没开始跑,口袋里的手机先响了,他点进去看了一眼,是周泽楷给自己发的第一条微信。


  “绯闻不要介意,公司已经辟谣了……”


  他完全没有在意,却没想到周泽楷已经急于撇清关系了。


  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有身为男友的自觉啊!


评论(8)
热度(92)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