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周喻】在劫难逃 01

我流末日丧尸背景



空气中弥漫着急促的喘息声,少年穿梭在街道,鞋子快速踩过地上的水洼,水面平静下来之后,映出一轮又圆又大的月亮,天空中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

周泽楷瑟缩在墙角,瘦小的身躯只靠一把尼泊尔弯刀支撑着。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个14岁的孩子,连续几日高强度的运动,已经将这副正处在青春期的身体折磨的精疲力尽。他已经通过只喝雨水坚持三天了,再不进食只能是死路一条。可路上见到的商店早已被人洗劫一空,食物是目前最稀缺的物品,城市中活人已经寥寥无几,他必须去疾控中心找到自己的父母和他们会合才行。

沉重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绷紧。整个城市宛如一座死城,唯有怪物们粗重的呼吸声牵动着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的幸存者的心跳。街道阴影中走出一个个幽灵般的人影,摇摇晃晃地朝着周泽楷藏身的地方走来。

 

当他转过身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嘴边沾满了碎肉的可怖面孔。

这只丧尸似乎刚刚进过食,被咬死的尸体大概十分钟就可以重新站立起来,如果不能及时脱身,恐怕这里还会出现更多。

怪物渗出鲜血的牙龈堪堪停留在离他手臂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刺鼻的腐臭味扑面而来,甚至能看出大量的蛆虫在溃烂的额头上蠕动,周泽楷勉强提刀挡了一下,接着手腕一转,忍住胃里翻涌的恶心感将那东西的头颅整个砍掉。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只脚踩住墙角的垃圾桶,另一只脚借力踩在丧尸尚未倒下去的躯体,双手攀上墙壁,翻身跃了上去。

由于刚刚制造出来的动静太大,从这个角度向下看去,数不清的怪物正在从四面八方如同潮水般向他涌来。第一个丧尸很快便爬上墙,伸出双手饥渴地冲他挥舞着,口中接连发出恐怖的嚎叫。散发着令人作呕气味的血液溅在稚嫩的脸颊,周泽楷皱眉用大拇指拭去,眼神宛如阿修罗。他慢慢举起手中符合力学原理的军刀,刀刃冷冷地反射出与月光同样惨白的怪物们的脸。

 

 

周泽楷将百叶窗拨开一个角,屏住呼吸向窗外望去。

走投无路的他被迫逃到郊外庄园一座孤零零的别墅里,值得庆幸的是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周泽楷才在视野最好的一间安定下来。

夜晚是丧尸视觉和听觉最为敏锐的时期,一些极为细小的动静都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窗外的丧尸正漫无目的地游走着,并没有注意房间内的目光。他放下窗帘,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的装潢非常温馨,像是一对夫妻的卧室,床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冬天才穿得到的棉衣还有女人的内衣,血迹一路从卧室蔓延到玄关,墙上也布满了黑红的手印。周泽楷紧张地跨过血迹一路前行,最终在弥漫着酸臭味的厨房找到了一些食物。

这些噩梦般的怪物已经出现三个月,并以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大量传染几乎占领全世界,因此大部分食物都已经腐烂或者过期,即使有还在保质期内的,也早已被逃亡路上的幸存者洗劫一空。但如今的他已经顾不了这些了,周泽楷拆开一袋面包,将上面绿色的霉菌部分撕掉,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勉强填饱肚子之后,他开始弯下腰查看柜子下面的架子。那里有几个碗和瓷盘,上面雕刻着精细的花纹,另外在最下面有一个圆形的东西落满了灰尘,只有被手电筒照射的地方隐隐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警徽?这里为什么会有警徽?难道这家的主人是警察吗?

周泽楷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快速回到刚刚的卧室,在床头柜里翻了一会儿,不出意外地找出一把手枪。

那是一把国产64式手枪。周泽楷自小和父母在军区长大,对这种军队及公安武警、司法和安全保卫部门广为装备的自卫武器并不陌生。在操练中甚至还曾打过出十次十环的成绩,令当时在场的一群成年人自愧不如。

要赶快找到爸爸妈妈才行……

他毫不犹豫地把枪收起来,熟练地装上弹匣,然后抓起几包过期的食物,迅速塞进一个破旧的背包里。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周泽楷揭开遮光窗帘,小心翼翼地透过指缝间的光线观察窗外的情况。窗外有条小路,通往一片广袤幽深的树林,在这黑夜中树丛是极佳的隐蔽场所,但是他现在弹夹中只有十五发子弹,根据窗外传来的声音判断,这条路上恐怕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丧尸吧。

他收回目光,开始默默计算起来如何才能安全地到达目的地。突然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两个丧尸发现了他的存在,开始疯狂地敲打窗户。它们溃烂的脸庞紧紧地贴在窗户上。血肉模糊成一片,同时目光呆滞地挠看玻璃,发出刺耳的声音。接着,从马路对面的阴影中又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几个人影来。

一个又一个的丧尸被吸引过来,脆弱的玻璃不堪重负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周泽楷惊恐地倒退了几步,猛地撞到了紧闭的门板,他不知所措地在背后摸了一把,摸到了冰冷的把手,随即迅速在丧尸突破窗户冲进屋里之前打开门逃了出去。

鞋子踩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站在二楼的窗户前向下观察,周泽楷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刚刚跑上来的时候太冲动,到现在他才发现别墅四周都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丧尸层层包围住,大门被不断敲打的声音也清晰地传到耳朵里,这时忽然听到楼梯间忽然传来一阵蹒跚的脚步声。周泽楷下意识地想要躲起来,急忙甩开步子闪进一旁的衣柜里。与此同时脚步声也停住了。

衣柜里空间非常狭小,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几乎只能感受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听上去只有一只,周泽楷迅速压低了身体,透过衣柜门的缝隙,能看到怪物就站在衣柜外面,他的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肚子上有个巨大的窟窿,肠子都流了出来,一路耷拉在地上,脚似乎骨折了,悬在膝盖下面,怪物在房间了转了一圈,然后一瘸一拐地朝门口走过去。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个衣架从衣柜的顶层落下,准确地砸在了周泽楷头上,接着又落到紧握着枪的手上,紧张过度的周泽楷身体一抖,手枪从脱力的手中滑下来,啪地摔在了地面。

怪物缓慢转过身,死死地盯着传出声响的衣柜,它没有上唇,下颌也是歪着的,看上去就像是在微笑,一只眼睛没了眼球,正向外源源不断地流着掺血的脓水,饥饿使另一只毫无生气的眼睛散发出贪婪的光芒。周泽楷不由得又往后缩了一下。

大意了。

怪物扑过来的一瞬间,他迅速推开衣柜门,随后蹲下捡起刚才掉落在地上的手枪。但四周黑暗的环境还是令他晚了一步,枪响的瞬间,怪物已经扑了上来。那一枪仅仅打中了那东西的肚子,周泽楷脸色一白,从后腰拔出弯刀,借着后坐力带来的酸麻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挥向被怪物咬住的半截胳膊。

也许是求生的欲望超越了一切感官,抑或是后坐力给细细的胳膊带来的麻木感实在太大,他几乎毫无知觉地,如同冰冷的屠夫一般机械地一下又一下砍着自己的并不强壮的手臂,第一刀下去胳膊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接着又是一刀,又是一刀,新鲜的血液很快染红了破烂的衣服,生理泪水也渐渐模糊了双眼。

怪物由于惯性向后倒去,贪婪的啃食着半截手臂。周泽楷挣扎着往前爬了半米,用仅剩的那只手稳稳的端起手枪,打爆了那东西的头。

回过神后他才被巨大的痛楚淹没,脸色也变得煞白,整张脸都是疼痛带来的冷汗,鲜血源源不断地从断臂处冒出,这里没有任何药品,如果放任它们这样流失下去,迟早要因为失血过多死在这里。

活下去,要活下去……

脑海中浮现出和父母分别时的情景,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照片,看着那张照片,他的唇边渐渐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升机嘈杂的轰鸣声突然占据了快要被疼痛感侵蚀殆尽的大脑。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并向前迈出一步。那是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穿着长长的浅蓝色制服,衣角处还有一个小小的六芒星刺绣。

“这里还有一个孩子——担架呢?抬担架过来!”

男人的面孔从眼前一闪而过,稀薄的阳光穿发梢,令他安心地闭上眼睛。

原来天已经亮了……

周泽楷用仅存的模糊意识想。

 

直升机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平稳地飞去,机尾银色的六芒星标志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从半空中俯瞰,晨雾中那些越来越小的建筑也被披上了一层暖色的罩纱。

本该是个温暖和煦的晴天,而直升机内,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血压80……60……这孩子必须输血了!”

“再坚持一下,喻教授会救他的!”

“但是不输血他撑不到布鲁瑞恩的!”

队长凑过去看了一眼,烦躁地挠了挠头:“A型阳性,和我一样,抽我的吧。”

医生楞了一下:“可是,你昨天还在吃阿司匹林——”

“来不及了!”队长脱下外套,将满是血污的袖子拉到肩膀,露出凸出的粗壮血管。他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脸色煞白的周泽楷,“这孩子勇敢的很,多抽点,别让他死了,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到他。”

“不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医生制止住他的动作,“我不会那样做的,太乱来了。”

一旁仪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队长挣开她的手,“什么后果我比你清楚,抽吧。”

医生咬着下唇,把抽血装置放在手边:“你到底要我说几遍才会……”

哽咽的声音戛然而止,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只有仪器的警报声还在继续,过了很久,医生感到一个温暖的手心在缓缓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医生,服从命令,我不想说第二遍。”

空气宛如凝固在了一起,装置上显示的数字很快到了1000cc,队长强行压下一阵头晕和恶心感,低声道:“继续。”

医生这次并没有照做,低着头把针管从他的血管中抽了出来:“我不会的,从现在起我不是alpha小队的成员了,所以不听命令也没有关系。”她把外套上的队徽摘下来丢在桌子上,毫不示弱地瞪着他。

“你……”

看着毫无震慑力的目光,队长在心中默默感慨,果然不是以前军校中那个只会撒娇的小学妹了。

这边两人还在僵持着,机长那边不知看到了什么,惊慌失措地喊道:“队,队长,C入口处发现情况!”

“调影像过来。”突然站起来的一瞬间队长差点倒下去,幸而医生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他摇了摇头,拒绝了医生的搀扶。空气中出现了A4纸大小的蓝光屏幕,真实地反映出了地面的情况。C入口在一座桥下,人工河的河水已经干涸,影像上可以清楚地看出印有六芒星logo的闸门附近全是游荡的丧尸,他们数量众多,远看就犹如一条黑色的丝带,接着D口的影响也出现在屏幕上,丧尸聚集的数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队长深吸一口气,把对讲机拿出来:“萨尔,听得到吗?”

冷冰冰的人工智能立刻回应:“听得到。”

“C口D口被丧尸包围了,待会不要打开,我们下飞机从E口进。”

“了解。”

医生小心翼翼地替他包住还在源源不断流血的青紫色针眼,接着舱门突然打开,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子拿着一根棍子走了出来,随后一群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一哄而上,各个身上都挂了不少彩,但都精神奕奕地看着队长,眼中一点也看不出恐惧的影子。

队长平生最不会对付的就是小孩子,他头痛地看着这么多人,低声呵斥道:“你们出来干什么?回去好好待着,没有命令不准乱跑,外面很危险的知道吗?”

“我才不怕呢!”为首那个男孩子摸了摸鼻子,“我一个人可以干掉好几个!”

男孩的话音刚落,剩下的孩子们又开始叽叽喳喳地吹嘘了起来,这个说我可以干掉十几个,那个说我可以干掉二十个,队长只觉得头都大了,医生倒是笑了起来。

“他们要去,你就让他们去嘛,毕竟在地上生活了这么久,说不定对付丧尸比我们还有一套呢!”

队长的脑海又被一堆“就是”刷屏,这时飞机稳稳地停下了,队长把他们招到身边,语重心长地叮嘱:“待会安全第一,有危险就快点跑到医生身边,懂吗?”

一群孩子小鸡啄米般地疯狂点头,队长把外套重新披上:“来,我们杀条血路过去。”

 

下飞机的一瞬间就有一只丧尸扑了上来,丧尸趴在地上用力地抓住队长的脚踝,露出半截白骨的手将队长一点点地往自己的怀里拖拽,队长骂骂咧咧地用另一只脚狠狠地踩住丧尸的脑袋,它的半张头皮被踹掉了,露出了下面森森的头骨。但是它就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还在继续向着队长爬过去。直到被随后赶来的机长一枪爆了头。

实在太多了……

仿佛一夜之间,似乎全世界的正常人都变成了这种渴望鲜血的怪物,队长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夜晚,在前些天的任务中受伤的他刚刚接受完手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却发现城市变成了一片废墟的时候,是医生先找到了他,也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受伤的这些时间,医生一直在身旁守护着他,才使他逃脱了变成丧尸盘中餐的命运。

渗出鲜血的牙齿深深地陷入肩膀之中,医生突然疯了一般跑过来,从背后抓住那只丧尸的头颅,用力一拧便将其整个卸下,队长肩上被咬的伤口却因为这一系列动作,涌出更多的血液,也吸引了更多的丧尸扑向他。

队长转过身推开她,刀尖猛地刺入她身后一个丧尸的眼睛,丧尸倒下后,满身是血的机长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队长,让医生带着孩子们走吧。”机长垂下手,露出腰间一道狰狞的伤口,“你一定,一定要带他们安全回到喻教授那里,一定要把我们的家重新夺回来啊……”

“队长,机长,我们撤退吧!”医生边给步枪换弹匣边哭喊道:“这里丧尸太多了!”

队长将面前一个丧尸的头削掉,弯腰用滴着血的指尖抓起地上的对讲机,队长的声音虚弱却不失沉稳:“萨尔,报告E口附近情况。”

“安全。”

队长把对讲机递到她手里:“我和机长掩护,你带着孩子们快走。”

“队长……!”

“小子,为了你我没少吃苦头,到了那边,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队长微笑着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随后从口袋里掏出刚刚被医生丢掉的队徽,亲手帮她重新别在胸前:“医生,最后服从一次命令……你永远,都是我们alpha小队的成员……”

正在奋力消灭丧尸的孩子们听到命令纷纷回过头,他们稚嫩的脸庞适合无忧无虑的笑容,适合打闹时沾到的泥土,唯独不适合令人作呕的血肉啊!

“队长你们跟我一起回去——教授他,他一定有办法救你的……”医生的眼泪再也止不住,“队长——”

队长挥了挥手,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随后接过机长递过来的军刀,两人提着刀和枪重新回到了丧尸群里。

评论(8)
热度(64)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