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all喻】Blue And Grey 01

好像是@流年 姑娘的点文(AT错了不要打我TAT

流水的影帝铁打的经纪人

应该不会被屏蔽了吧!

顺便说一句我真不是故意写这么慢的!!主要是之前有次一口气写完了结果关文档的时候手一滑点了否……(突然砍人.jpg

本来都打算放弃治疗了,结果前几天想起来觉得肥肠不甘心,写着写着发现又写了1k9多了,修一修发上来了(。虽然肯定没有第一次写的有感觉TUT

王杰希的这套公寓买的相当之高,颇有点金屋藏娇的意味,顶层把黄金地段的嘈杂与喧嚣隔绝开来,可以看见深邃夜空中的星光,很远又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得到。

喻文州被他按在落地窗边亲吻,一丝不苟的西装被层层剥开,细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蒙上昏黄的灯光显得更加秀色可餐。情事中的王杰希褪去了以往公事公办的冷淡,反倒像个孩子一样急不可耐起来。

“没休息好?”修长的手指擦过眼底的乌青,王杰希眼中的担忧一闪而过,“待会儿拿冰袋敷一下。”

“嗯……”喻文州在深吻的空隙中随便搪塞着他,“下周还要去I国电影节走红毯,可能一个月都不会回来了。”

“等首映礼结束了,让他们给你放个长假。”

话音落下,王杰希让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优雅锋利的蝴蝶骨刺得眼睛有些发疼。他最近和喻文州一个在公司开冗长的季度会议,一个在世界各地陪周泽楷忙新影片的拍摄,对彼此的欲望得不到发泄,身体自然是处于难耐的状态。手掌顺着有着漂亮线条的腰部滑下,没入那处隐秘的位置,柔软而紧致,指尖也随之不安分地开始寻找熟悉的地方,如愿以偿勾出了对方几声压抑的低喘。

喻文州把脸贴到冰凉的落地窗上,如同缺水的鱼一般喘息着,雾气蒙上了光可鉴人的玻璃。窗外是繁华的商圈和便利的交通干线,鸣笛声缺没有一丝传到这间简洁的屋子里。王杰希天生喜静不喜动,只有从正在房间里的老式留声机中传出的巴赫小夜曲才符合他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喜好。

“哪有那么多空闲……啊……”

喻文州听见自己这样说。

 

 

 

周泽楷像一条鱼一样从水面钻出来,回过头朝岸上的喻文州兴奋地挥了挥手。

午后的Lido岛温暖和煦,有很漂亮的海滩,也是一个久负盛名的疗养胜地。除了一年一度的威尼斯电影节在这里举办时会带来许多世界知名影星以及制作人等工作人员以外游客极少,非常安静,完全不似威尼斯本岛的喧闹。

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虚幻,喻文州没戴眼镜,隔着几百米只能看见碧海蓝天中一个模糊的人影。他笑了笑,抬起手向他示意,接着就看见周泽楷上了岸,从海岸线那边慢慢地向他跑来。

“喝点水吧。”喻文州站起来,将宽大的浴巾披在周泽楷裸露的上半身。

周泽楷接过水瓶,道了一声:“谢谢。”

喻文州叮嘱:“不要喝太急”

看得出周泽楷心情不错。平静的海面下,薄薄的金色的沙子,缓慢倾斜的河床,酒店前面的这片私人沙滩是享受阳光最好的地方,透过低矮的绿化丛,可以看见远方的小房子,和隐隐约约的海水,海涛之声清晰可闻。

这是他第一次出席威尼斯电影节,而喻文州并不是。

 

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被定格在照片中的少年。

王杰希坐在办公桌前,将一张照片推了过去:“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的经纪人。”

照片上的男生背着双肩包站在L影的校门前,白衬衣黑色长裤,稚嫩的脸带着几分青涩和腼腆,像远离尘嚣的天使。他有些长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飘起,一眼看上去便令人挪不开眼睛。

喻文州露出一丝愕然:“可是王总,黄……”

暂且不提为什么要让他放弃当时已经获得影帝头衔的黄少天而去培养一个新人,此时因为黄少天和一名刚出道的小嫩模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喻文州和他的之间的冷战也几乎降到了冰点。影帝和经纪人的这种关系本来就不可能被公开,他又天生没有什么安全感,黄少天心高气傲不肯让步,喻文州反思了一下自己是否过于迁就对方,亦没有先低头认错的打算。而此时让自己突然放弃黄少天转而培养周泽楷,毫无疑问将会彻底激怒他。

“你只管去,黄少天那边,郑轩会替你的。”

据说,只要是喻文州带过的新人,没有几个不红的。

“Glory只做有把握的投资。”

王杰希的这句话,宛如下了一纸判决书。

 

傍晚的时候Kiton的裁缝送了定制的西装过来,女助理激动地拉着周泽楷回酒店试衣服。喻文州在酒店门口顿住脚步,点燃了一支烟说要一个人走走。

他随便招了一名侍者,说明了自己的目的地,目光一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自己缓缓走来。

喻文州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叶修,本想装作没看到穿过去,结果刚低下头,倒是叶修主动过来打了招呼:“这不是文州嘛。”

“叶导。”

喻文州装作很是意外的样子,侧了侧身子,给他让出一条通道。

叶修没有难为他,随便点点头,便揽着天鹅一般优雅的新片女主款款而去,女星细长白皙的脖颈慢慢消失在门后,取而代之的是几个赞助商殷勤的背影。侍者从身后礼貌地提醒他的士已经到了,他才收回了目光。

的士载着他缓缓朝中部马拉莫科的居民区驶去。岛上的绿化很好,喻文州走在长长的林荫道上,道路两边鳞次栉比的小房子造型各异,围着篱笆,低调而安静,充满了神秘感。黄少天在马拉莫科给他租了一套不大不小的别墅,租期五十年。别墅位置是黄少天亲自选的,冰激凌和甜品店整条街都有很多,在隔壁烟纸店买几张印有威尼斯风景的明信片,坐在门前长椅上慢慢写,再贴上0.85欧元的邮票就可以漂洋过海飞到中国。

和黄少天分手之后,他好像的确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当然黄少天也是。

喻文州打开门,长期雇有钟点工打扫的空房间依然保持着温馨和整洁,墙角的柜子上插了一束新鲜的白玫瑰,被夕阳的光辉照成了橘色。他蹲下去,在柜子下面捡到一片红色的花瓣。几天前,也许她也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久之在所难免地开始发黄枯萎,但她又是幸运的,躲过了被钟点工和地面上积攒的灰尘一齐打扫出门的命运。

 

喻文州将花瓣放进口袋里,锁上了雕花的铁门。隔壁的老太太牵着一只拉布拉多犬从门口经过,看到喻文州后,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你是这家的主人吗?”老太太斟酌了一下,用不甚严谨的英语问道。

“是的。”喻文州用意大利语回答道。

听到对方会说意大利语之后,老太太明显松了一口气,她指了指门前的邮箱:“这些年这里经常会收到一些信件,但是从没见过有人来取,或许会有什么重要的信息,你快看看吧。”

道了谢之后,他有些意外地打开信箱。这个房子应该只有他和黄少天两个人知道才对。

信箱被打开,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厚厚的一沓明信片。

明信片从世界各地寄过来的,有几张受了潮,还有些泛出古旧的黄色,字迹已经不太清晰,可依然能看得出来,每张上面满满地写着“喻文州”三个字。

他当然知道这是谁写的,粉丝们的每个签名本都会经过喻文州的手,对黄少天的字迹再熟悉不过。见过他的那些小姑娘们总说他管的太多,喜欢戏称喻文州喻总。有时候他会盯着黄少天好好把名字签完,看他在天字后面画个圈变成小太阳,看那横平竖直的笔画印在纸上也刻在自己心里。

喻文州一张一张看过去,忽然想,他看黄少天签名看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写自己的名字。

将明信片的邮戳都看了一遍,几乎每张的时间都能和黄少天前些年的档期对上,大概他每去一座城市都会记得寄一张明信片到这里。即使分开了喻文州依然有着不由自主去关注黄少天的习惯,有时候他会觉得也许自己比现在的郑轩还要了解他,就连偶尔路过商店,也会自己掏钱买一张黄少天的新专辑回来。

大概自己和黄少天在一起那么久,彼此之间还是有默契的。

五十年,黄少天做事向来不会给自己留后路,他既然能为对方租下五十年的房子,就说明他是真心实意想和喻文州永远在一起。

而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他和黄少天之间多少年的甜言蜜语,无数个夜晚耳鬓厮磨,彻底断了个干干净净,只有在这被合同束缚着的一座房子两把钥匙,还依稀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回酒店打开门的时候周泽楷正背对着他打算将礼服换下来,他最近比以前又瘦了一些,喻文州看见他的背影,愣了一下,恍惚间又回到第一次看到王杰希递过来的那张照片的时候。

事实证明Glory的确不会做没把握的投资,周泽楷出道两年,各种奖项就铺天盖地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培养方式的问题,喻文州愈来愈觉得周泽楷在一些方面跟黄少天有些神似,也许是唱歌时深情又悲伤的样子,亦或是看向自己时眼中毫不掩饰的渴望。

喻文州向前走了几步,抓住了周泽楷脱外套的手,里面的白衬衣露出一个角,周泽楷一下子僵住,转过身来就看到喻文州抬头认真地看着他:“很适合你,小周。”

评论(5)
热度(86)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