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黄喻】危险关系01

ABO破镜重圆

JUST想刷一刷我黄的萌度(。


突然被屏蔽.jpg(。




喻文州蹙着眉头在一旁转笔,屏幕上是决赛的视频,索克萨尔和石不转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黄少天没什么精神,盯着比赛回放脸色差的厉害。

直到夜雨声烦血条也清空了的一瞬间,喻文州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下了暂停。

“好,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都比完了看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还没等对方说话,黄少天早就看的不耐烦了,“我今年就不该跟你们一起过来比赛,要没我你们早就是冠军了是不是?”

“我没说是你的错,但这里的确有一部分你的责任在里面,”喻文州斩钉截铁地说,“你今天打的是很好,MVP也拿的实至名归,只不过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节奏太快导致别人跟不上不说,比赛前队医就提醒过你的手不能再过度使用了吧。”

“我想的什么你还不清楚?是,我手速不行了,是该退役了。让你跟我一起退役你却不同意,明明当初冯宪君让你去B市你还答应的那么爽快,你不愿意跟我结婚就直说啊喻文州,这样吊着我好玩吗?”

职业生涯最后一场邀请赛没能拿到冠军,黄少天自然憋着股火气没处发。喻文州没见过他发这么大脾气,结结实实地噎了一下,意识到刚刚自己说的话也许确实有些重了,便心平气和地拉住他微微发抖的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什么意思我心里清楚,不就是想分手么,分吧,无所谓,现在就分,我他妈这么多年对你掏心掏肺,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知道我忍了多久吗?”黄少天甩开他,觉得不解气,又从他手里夺过笔记本,啪地一声扔在地上,本子里面夹的便签稀里哗啦飘出来,他两三步冲到门口,夹着一阵风走了。

“少天——!”喻文州连门都来不及关就急急忙忙地追过去,却只看到了一个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背影。周泽楷和孙翔站在隔壁房间门口,手里拿着房卡还没来得及开门,看样子是刚刚从外面回来。

“前辈他……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没事吧?喻队。”周泽楷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喻文州收回视线,“你们早点回自己房间整理一下吧,明天还要赶早上的航班。”

两个后辈面面相觑却不敢多问,孙翔拉了拉周泽楷的衣服:“那……喻队我们进去了。”

 

房间里一片狼藉,喻文州阖上身后的门,忍着心底泛上来的苦涩蹲下去捡被黄少天扔在地上的笔记本,黄少天自尊心和控制欲极强,控制不了的话,他就会干脆地就不再控制。这个时候,也许答应他分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眼泪一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被喻文州随手用袖子拭去。他从微信里找到黄少天的名字,打好了字,却迟迟按不下发送。

最后一场邀请赛,自己又何尝不想给他一个冠军呢。

 

黄少天在酒店外出了会汗,觉得舒服多了,这才跌跌撞撞地跑到自己房间,洗完澡就一头扎进柔软的被子里。

刚刚的话说完他立马就后悔了,输了比赛,自己难过,难道别人就不会难过了么?特别是喻文州,整个队伍都压在那瘦削的肩膀上,十几天的比赛几乎没有一个晚上能好好休息过,他亲眼看到了那个人为总决赛准备了多久,明明亚军也是个不错的成绩,他却一点也不知足,反而处处否定对方的努力。

不过没关系,反正只要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的队长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有无尽的耐心似的包容他,原谅他,温声细语地喊他的名字,恳求地说是我错了,少天你不要离开我。不管两个人吵架多少次,先低头的那个人永远是喻文州。黄少天就像个骄傲的小太阳,不管有什么样的矛盾,从不会主动让步。

床边放着的就是喻文州下午已经帮他整理好的行李,明明喻文州才是Omega,是最需要他关心和保护的那个人,他拥有这么好一个伴侣,享受着别人艳羡的目光,却一次又一次地恃宠而骄,依仗着喻文州绝对舍不得和自己分手这一点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撒娇任性。

总之先冷静一下,然后等队长来道歉的时候向他认个错吧……

黄少天闭上眼睛,人从剧烈的情绪波动中冷静下来就容易犯困,他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放在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本以为是国内朋友发来的祝贺,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内容,顿时傻了。

喻文州跟他说了很多,最后却是惊心动魄的五个字:那就分手吧。


不,等一下,队长,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吵吵闹闹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张新杰是倒数第二个进入机舱的人,他本能地朝自己的位置走过去,却猝不及防地发现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黄少天早已坐在了那里。

“怎么了?大家都到了吗?”喻文州在他身后拿着名单走进来,对这幅场景并不意外。他走到自己原本的位置,随手点了点身边的位置,“张队随便坐吧。”

张新杰只能坐在他旁边,低声问:“你和黄少天怎么了?”

“没什么,挺好的。”喻文州摇了摇头,

“好吗?”张新杰挑眉,“喻队身上这味儿可不怎么好啊。”

说罢他就想要起身:“我还是把黄少叫过来吧。”

“别。”喻文州闭着眼睛拉住他:“我刚吃了药,待会就没味道了。”

张新杰无奈地坐下来,“开玩笑的,发情期前免疫力低,我去给你要张毯子而已。”

“那就谢谢张队了。”

 

黄少天探出头,悄悄往左前方喻文州的位置看过去,张新杰偏过头好像在和喻文州说着什么,接着他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条毛毯和一杯水。喻文州伸手接过水杯,白皙的手腕在黄少天眼前一闪而过,手腕外侧凸出的骨头上挂着一条海蓝宝的手链,特别明显。

闹脾气归闹脾气,看到别人坐到喻文州旁边他就不开心了,只可惜敢怒不敢言。方锐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儿,睁眼就看到黄少天挺直了腰杆,一个劲儿往喻文州那边瞄。然而喻文州被椅背挡着,又只能看见乌黑发顶的一角。

“黄少,如果眼神有温度,这架飞机都爆炸了你知道吗?”

张新杰如芒在背,哭笑不得。

 

 

从B市转机回到G市后,喻文州就向经理请了假,直接回家了。

黄少天还有退役时的告别赛要打,干脆约了人就在本地的郑轩和卢瀚文一起来俱乐部训练。

蓝雨的夏天热成狗,卢瀚文抱着一半西瓜用勺子挖着吃,粉色的汁液弄得半张脸都是。郑轩看了一眼,嫌弃地递过去一张纸巾:“小卢你怎么吃的西瓜,快擦一擦,别弄到键盘上了,回头保洁阿姨骂你。”

“哇阿轩超凶!”卢瀚文放下西瓜,边擦嘴边做出很凶(自认为)的表情,“如果是队长的话肯定会温柔地帮我擦干净的。”

郑轩说:“快,小卢,决定跟爸爸还是跟妈妈的时候到了。”

黄少天蔫蔫从电脑后面抬起头:“你应该庆幸队长不在,不然你肯定连冰镇西瓜都没得吃咯。”

“队长不是回家了吗,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回去?”

“都分手了还一起回什么家!”黄少天痛心疾首。

“至少也要打电话问一问吧?”

“都分手了,怎么可以随便打电话!”黄少天义正言辞道。

“这……”郑轩挠了挠头,“听我的话,过两天乖乖主动去给队长道个歉,以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俩当年不容易,就这么分手太可惜了,有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啊。”

黄少天盯着屏幕,想了半天,突然把鼠标重重一放:“不可能,这次明明不是我的错,凭什么让我给他道歉?”

“压力山大,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什么面子……”

“你说队长为什么就这次不愿意跟我道歉呢,明明只要跟我道个歉就好了嘛,他又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

“他可能就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卢瀚文把一半完整的西瓜皮丢到垃圾桶里,“你不主动道歉还想和好,我跟你讲万一队长半路被哪个alpha拐跑,你哭都来不及你知道吗。”

黄少天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半晌怒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吃了西瓜赶紧给我训练去!”

 


其实没车

 

 

新赛季开始的前一天,喻文州穿着正装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坐在了长桌前。

他很早就来为黄少天的退役发布会做准备了,分手之后喻文州依旧是那个温柔和煦的喻队长,依然对他用着堪称宠溺的语气交流,会在他坐下前替他拉开椅子,跟他擦身而过时,带来了一股最近市面上很有名的一款alpha香水的味道,淡淡的迷迭香味道,很是好闻。

是为了遮盖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么。黄少天的眼神暗了暗,跟他一起坐了下来。

“首先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蓝雨,对少天以及夜雨声烦的支持与厚爱……”

与往常的发布会并没有什么不同。喻文州正了正麦克风的位置,在一片镁光灯中,微笑着率先开了口。

只有坐在他身边的黄少天知道,有些事情,早已改变了。


评论(11)
热度(99)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