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让喻文州怀上王杰希的儿子

【王喻】王夫人今天也在闹离婚

玛丽苏爽雷家庭狗血伦(qing)理(xi)剧,ABO该有的这里都有,注意避雷。

王总裁和喻娇妻系列

让我来混个七夕贺(搓手)

 

 

“结婚必须AO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刚刚拿到UC Berkeley的经济学PhD和15家名公司的offer,正打算干一番大事业,连学士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下的喻文州,出了校门就被人架到一辆宾利里,被迫面临着人生的重大抉择。

王杰希把他的居民身份证和常住户口簿一字摊开:“是这样的,我家里的意思是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来不及腹诽自己那这么爽快就把自己卖出去的爹妈,喻文州黑人问号脸:“可是我还想再玩几年。”

“不行,你想想念完博士都多大了,正常Omega哪有像你这么大还没结婚的?而且你都27了,再玩儿下去就要错过最佳生育年龄了……”

就这样,喻文州稀里糊涂地被押上了回国结婚的专机。

 

婚宴设在王家旗下的酒店,喻文州不喜张扬,除了夫妻双方的家长外只邀请了少数的亲友出席。

“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您、珍惜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你愿意吗?”

“我……”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喻文州认命地闭上眼,愿意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腿却先软了下去,整个人带着团棉花糖一样的婚纱倒在王杰希怀里。一时间到场的宾客哗然,喻妈妈紧张地冲过去。

“妈,您先不用着急……”空气中弥漫着只有王杰希可以闻到的Omega信息素味道,“文州他发情期到了,我先带他回家,这里麻烦你们先招待一下。”

 

“杰希……”刚回国来不及休息就被拉去办婚礼的结果就是发情期几乎乱成了八宝粥。好不容易在自家Alpha的陪伴下熬过三天来势汹汹的发情期,喻文州拖着酸软的身子从卧室走出来,“你把避孕药放哪了?”

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杯子赶在保姆反应过来之前走过去扶住他:“怎么不多睡会儿?我家里的意思是让我们结了婚就要孩子,所以我把抑制剂和避孕药都丢掉了。”

丢掉了……丢掉了……掉了……了……

这附近没有什么药店,平常喻文州用的药都是家庭医生特地买回来备好的,就算现在立刻等买回来也早已超过72小时的时限。

据保姆回忆,那天王总上班走之后夫人好像在卧室的大床上蹦了很长一段时间,据说是可以……影响受精卵着床?

很久之后王杰希知道了这件事,嘲笑了好久喻文州初中时的生理卫生课白学了。

 

 

 

“Omega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

 

第二天,喻文州就趁王杰希去上班的时间回了趟娘家。

“我受不了了!我要跟王杰希离婚!”

喻妈妈正在包饺子,闻言一手面粉就迎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这才刚结婚几天啊就闹离婚……”

“妈你都不知道他太太太太——太直A癌了,受不了。他居然让我刚毕业就结婚,刚结婚就生孩子,连班都不能上。昨天我发情期结束,才发现他居然把我的药扔了!”

“扔就扔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真怀上了你就生呗,打了对身体多不好。”

“我也没说要打啊,要是中了,我就自己养。”

“哎哟那要是真的离婚了你一个人带孩子,又没个工作可怎么办?”

“妈,你儿子好歹也是留学回来的博士……”

“你一个Omega文凭再高有什么用啊,隔壁陈阿姨家儿子也是博士,不照样找不到工作吗?更何况你还怀着孩子,哪有公司肯要你啊。”

“那我也不想当Omega啊,谁让你跟我爸把我生成Omega的……”喻文州翻了个白眼,“反正我要离婚,找不到工作就啃老。”

“嫁出去的o泼出去的水,我可不给你啃。行了行了,我跟杰希妈妈身体都不好,你们早点要个孩子也没坏处。早晚都是要生的,还在乎几年吗。”

“可是我还没玩够呢,根本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好吗?”

“都多大了就知道玩!来跟妈妈学包饺子吧。你在家吃完饭赶紧回去,晚了杰希要担心了。”门铃突然响了,喻妈妈把擀好的饺子皮丢在一边儿,“你爸回来了,开门去。”

喻文州扁了扁嘴,不情不愿地穿上鞋去给爸爸开门。

“妈。”

进来的人并不是喻爸爸,王杰希自然地揽住喻文州的肩膀走进门,笑道:“文州说他想您了,今天刚好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没想到路上居然看到爸在散步……”

话音未落,喻爸爸就提着一只鸡走了进来:“来来来,文州他妈啊,今天俩孩子都来了,你多包点饺子——文州怎么这么不开心?爸爸给你做白斩鸡吃!”

 

 

 

 

“O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A方不得提出离婚。O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A方离婚请求的,不在此限。”

 

两周后喻文州开始疲劳,腰酸,终于在某天早上拿着试纸在洗手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叹之后,被王杰希拎着去医院做了检查。

然而王杰希没有想到的是,跟检查结果一起到他手里的,还有一纸薄薄的离婚协议书。

“签字。”晚饭后,喻文州跟着他一起进了书房,如同小学生交成绩单一般一脸严肃地将纸跟笔递给他。

王杰希用余光扫了一眼:“王夫人,你丈夫要工作了,有什么事情找我的律师谈吧。”

随后就以自己要开视频会议为由将喻文州赶了出去。

王杰希的律师是结婚前帮他们做过财产公证的方士谦,和喻文州也算熟识了,见过不少结了离离了结的案件,深知夫妻间的小吵小闹只是他们没事了想秀一把恩爱这一真理。两人聊天倒像拉家常一样。

“不想生……想离婚……”喻文州委屈地玩着一圈一圈的电话线,头三个月全面禁手机和电脑,家里尘封已久的座机终于派上了用场。

“离什么婚啊,都这样啦,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好歹也得为孩子着想吧?”方士谦明天开庭,大晚上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还要苦口婆心地劝导,“不然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爸爸,多可怜。”

“没爸爸有妈妈还不是一样吗……”

“单亲妈妈很不好当的。你现在又没工作,怎么照顾好孩子啊。”

“我自己才不会找不到工作,只有跟王杰希在一起时才会找不到工作。”

“哎呀你还年轻不知道现在这局势啦,我们事务所招人都不招Omega的……”

喻文州啪地挂上了电话。

 

两人足足冷战了三个星期,说是冷战,也只不过是喻文州单方面的赌气罢了。王杰希要当爸爸了倒是高兴得很,还劝他不要太生气,不然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也是爆脾气。

“妈妈只有在孕期保持平稳乐观的心态,才能生出来乐观向上的宝宝………”

道理喻文州都懂,可他不开心的根源很简单,只要王杰希开心他就不开心。关键他还不想看到王杰希不开心……

总之就是王杰希不舒服他就舒服了,可王杰希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自认为),根本没有不舒服的时候……

董事会刚好这天开会,等王杰希回到办公室拿到了手机,已经有十几个未接来电了。全是家里座机打来的,怕喻文州出事,他赶紧回过去。

“杰希,你干嘛不接我电话……”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委屈的很,王杰希心疼的不行,解释道:“我刚刚在开会,怎么了?”

喻文州吸了吸鼻子:“难受……”

“哪里难受?”随便跟秘书交代了一下王杰希就拎着车钥匙下楼,“宋姨他们有没有在陪你?想吃什么吗我帮你买。”

过了一会儿,电话似乎被转交到了宋姨手里:“王总你快回来吧,夫人今天吃什么吐什么,家里的水果一点儿也吃不下去。这么吐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喻文州神色恹恹地靠在床头,一只手搭在胃部,看样子刚哭过。

王杰希走过去把他圈在怀里,身体被熟悉的alpha信息素所包围,烦躁焦虑的心情好了不少,稍微缓解了早孕反应带来的不适感。

喻文州皱眉在他怀里动了动:“不舒服。”

“嗯?哪里不舒服?”王杰希伸手揉了揉他的胃,“还想吐吗?”

“衣服……”

感受到衣角稍硬的西装布料被拉住,王杰希意会:“那你先自己躺一会儿,我去换衣服。”

喻文州点点头,自己坐起来,乖乖地看他走到衣柜前换上了睡衣,随后就落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里。

王杰希扯了张纸巾给他擦眼泪:“忍一忍,医生说过了这两个月就好了。”

“你说的轻巧,”喻文州哽咽道,“难受的不是你。”

“我倒希望难受的是我不是你。”撒娇的样子可爱极了,王杰希感叹一声,又搂着他说了一堆黏糊糊的情话,这才让对方情绪稳定下来。保姆送来了冷却过的稀粥,为了让他能吃下点东西,粥中加了开胃的酸梅,王杰希舀了一勺,凑到他唇边。喻文州不情不愿地咽了下去,到第二口的时候又抗拒了起来。

“再吃一口。”

勺子又被送到了嘴边,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喻文州实在没胃口,却不想让他担心,只得硬着头皮又吃了下去。

这一口还没咽下去,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他挣开王杰希冲到洗手池前,后者也放下碗赶了过去,一下一下帮他拍着背。

喻文州一天没吃东西,吐出来的全是泛上来的酸水,看得王杰希一阵揪心。等他吐完,王杰希给他倒了杯水漱口,随即拨开他被冷汗浸湿的刘海亲了亲额头。

“不吃了不吃了,”王杰希把他抱回床上,紧紧拥在怀里,“我抱着你睡一会儿,等醒了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喻文州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王杰希肩膀上的睡衣湿了大半。

 

“王总,”保姆敲了敲门,“徐秘书的电话。”

王杰希闻言低头拍了拍怀里人的后背,喻文州把脸埋在他胸前已经睡熟了,他才接过手机走进内室。

“对……文件今晚送到家里来吧。”听到外面念叨了几句,怕把他吵醒,王杰希赶紧压低声音,“这几天可能都要待在家里了。”

从内室出去,喻文州嘴里还是念念有词:“为什么你不是Omega……”

王杰希凑过去听了听,在他侧脸亲了一下,笑道:“为什么希望我是Omega?”

喻文州睡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说梦话:“让你也体验一下怀孕的感觉……”

连睡着了都这么委屈,太可爱了。

王杰希心满意足地给他掖了掖被子,又俯到他耳边说了句我爱你,等对方的睫毛颤了颤,嫌弃似的翻了个身之后,才拿了床头柜上剩了一大半的粥走出去。

 

“先挂上一瓶葡萄糖,”王杰希叹了一口气,担忧地望向紧闭的房门,“再打给柳非,如果有必要的话,把他送到医院里去吧。”

 

 

 

 

“夫妻双方都有参加生产、工作、学习和社会活动的自由,一方不得对他方加以限制或干涉。”

 

喻文州在医院建了档,住了十周,瘦了八斤,已经有点显怀了。出院那天王杰希给他带了厚衣服,整个人裹在宽大的斗篷里显得更加瘦削,脸在毛领的映衬下又小又白,只有神情还算轻松,精力也恢复了不少。

“我从没觉得外面的空气这么新鲜过。”

“要不要在外面走走再回家?”

“所以我要回去上班。”

就知道安生日子过不了多久,王杰希想都不用想:“不行。”

“为什么不行,奶粉钱很贵的!”

“那你就听话一点,不要耽误我挣奶粉钱。”

喻文州怒道:“离婚!”

 

孕期的这个阶段是最轻松、最有精力的时期,也是喻文州离婚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决的阶段,王杰希拗不过他,只好在公司里找了个闲职交给他。

“其实这个总裁助理也没多少事,就一直在办公室坐着等我安排就行了。”

然后喻文州就真的在总裁办公室坐了一天。

 

下班路上堵车堵的厉害,喻文州不想理他,只得拿着手机刷起来微博。

“让水瓶座放弃自己的理想老老实实地跟着别人的安排走?怎么可能?你484撒?这不是要了水瓶的命吗?世界需要大同,但水瓶需要的是独一无二的自己。”

“……”

“我发现星座有时候真的蛮准的,我就经常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

“……你那是怀孕了心情不好而已吧。”

“对了,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来着!”

“6月20号。”

“幸好不是巨蟹座,”喻文州松了口气,“我可不想以后被两个巨蟹座老妈子围着转。”

王杰希简直气笑了:“你知道吗喻文州,科学家们统计过只有5%左右的Omega在预产期那一天分娩。”

“不准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快呸呸呸呸——”

王杰希有模有样地“呸呸呸”了几声:“我不就是上下班接送你,午饭盯着你吃,每隔一个小时给你发一条微信,工作都要你亲自来跟我报告么。我这怎么能叫管得严?”

“这还不算管得严?王总你可以的。”

“你自己先想想你现在是什么时期,你自己不知道照顾自己,还不让我管着,能行吗?”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要辞职。”

“不批,工作是你说要工作,现在又跟我提辞职?”

“我要跳槽!”

“再闹就给我在家好好休息,你就是最近太累,说让你不要去上班你不听。”

“我要离婚!”

“嘘……咱妈来了。”

喻文州吓了一跳:“真的假的?”

家门口停了一辆陌生的白色宝马,王杰希把车靠边停好,替喻文州打开车门:“你待会老实点,别让妈生气。”

 

 

“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家庭成员间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

 

“妈,您来了。”喻文州先进了门,讪讪地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嗯,”王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怒自威,“听说文州今天去公司上班了?”

“呃……”事到如今喻文州居然不知道撒谎和上班哪个罪更大些,“是的,我觉得替杰希分担点工作也是我应该做的。”

“都要生孩子的人了还让你出去上班,也不知道杰希怎么想的,就说年轻人不靠谱,连怎么照顾人都不知道,”王妈妈看见跟在后面把门关上的自家儿子,“明天你们搬回老家住吧,我来照顾文州。”

这句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喻文州本能地看向王杰希,后者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得硬着头皮说:“您这好意我跟杰希心领了,但是累着您多不好,我跟杰希能照顾好自己……”

“你这孩子,妈哪里老了,你们再生十个妈也能照顾得了。”

再生十个,您放过我吧……喻文州差点一个没站稳倒下去。王杰希把两人的外套挂好,终于说话了。

“老家人太多,文州喜欢安静一点儿的地方,我们住这儿就挺好的,不用搬了。”

“那你们两个住西院也行啊。”

这次王杰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西院刚装修好,有甲醛怎么办。”

“哎哟,说的也是。”王妈妈一拍大腿,“这样吧,我跟你爸搬出来,你们两个住我们那屋。”

 

 

“妈!救命!!!”

喻妈妈回的非常快:“怎么了儿砸?”

“我婆婆来了,让我跟杰希搬回老家去住……”

“那就去呗。/抠鼻”

“可我不想去啊!要是在现在这个房子住只有杰希一个直A癌,去了他家那可就真的是被直A癌淹没不知所措了……”

“/蜡烛/蜡烛/蜡烛”

 

 

“我……我不想进去……”喻文州欲哭无泪地抱着老家大门口的柱子死活不撒手。

“王总,夫人他……”一旁提行李的管家有点不知所措。

王杰希哭笑不得,“先住一段时间再回去,乖,我妈身体不好别让她担心。”

一提这茬喻文州心又软了不少,王杰希知道他最听不得老人哪里不舒服,趁机连哄带骗地抱进了家里。

半小时后,喻文州被安置在餐桌前,一脸复杂地盯着面前颜色气味都很古怪的液体,默念了三遍不许惹老人家生气。

“妈,医生说不能补这么多,以后会难产的……”

王家从民国开始就做医药生意,现在更是涉及了不少养生领域,最不缺的就算各种名贵药材。

王妈妈不以为然:“医生,医生懂什么,这个喝了对身体好,我特地托了东北的朋友带过来的,市面上都买不到这么好的药材。快趁热……”

喻文州求助地望向王杰希。王杰希小时候学过中药,他皱眉凑过去闻了闻味道,过了良久才点点头:“可以喝。”

喻文州怕苦是出了名的,后来在母子二人的威逼利诱下,那碗药还是进了喻文州的肚子,而不是被扣在了王杰希的头顶上。

 

趁王杰希去洗澡,喻文州打开了他的手机。

“妈,我觉得我好像进了传销组织。”

“杰希?”

“我是文州啊妈!”

“你干嘛用杰希微信……”

“杰希妈妈说手机有辐射不让我用,还给我买了一套丑爆了的防辐射服……我觉得我儿子的基因将来要是超越不了爱因斯坦,他都对不起他奶奶。”

“/蜡烛/蜡烛/蜡烛”

 

 

搬到老家之后,喻文州开始在医生的建议下学跳慢步交谊舞。

他对王家经常参与的上流社会的舞会没什么兴趣,就连精通此道的家庭医生都无可奈何,最后还是王杰希看不下去,下班之后脱了外套亲自来教他练习动作。

“文州,你踩着我脚了。”

“哦?王总跳的挺熟练的嘛,是不是在舞会上经常陪小姑娘跳啊?”

 

 

 

“登记结婚后,根据AO双方约定,O方可以成为A方家庭的成员,A方可以成为O方家庭的成员。”

 

晚饭过后王家连电视也看不得,喻文州拿着一本纸质书靠在沙发上犯困,六个月肚子比以前隆起了不少,胎动也频繁了起来。王妈妈不知从哪里整来一套研究胎儿第二性别的方法,对着看了半天,却也没得出什么结论。

“文州想生个alpha还Omega啊?”

“想生个Omega。”

生个Alpha再被你们教成直A癌吗?喻文州脸上带着笑:“Omega孩子听话,比较省心。”

 

 

在王妈妈的精心调理下,喻文州没有过去那么累了,精力也在逐渐恢复,再加上每天一碗十全大补汤,和长达六个月的禁欲生活,性欲也比以前强了很多。

第二天一早的餐桌上,王杰希顶着一对黑眼圈打开早报,“昨天有点晚,等他醒了再把饭热热就行。”

“吃剩饭怎么行,让林姨做份新的吧。都是要当妈人了,晚上要好好休息,你们年轻人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节制,”王妈妈给他盛了份沙拉,“实在不行就分房睡吧。”

王杰希喝了一口水差点呛到:“这就不用了吧……”

“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精力充沛,但是十点后也该睡觉了,不然休息不好的,文州比你小一岁,你更要多跟他说说。”

“妈您不用说了,这些我都知道,”王杰希赶紧卖乖,“文州怀孕之后我连应酬都没去过了。”

“你最近跟文州相处的怎么样啊?”

“还行,他脾气就那样,时好时坏的,您别介意。”

王妈妈露出了然的神情:“怀孕的人脾气不好,你多担待着点儿。我怀你哥那会儿啊,天天闹离婚,没消停过。”

王杰希又挤了点沙拉酱到蔬菜上,好奇道:“这我倒是没听你们说过,后来呢?”

“后来还是没离成呗,要不然你早就是吴彦祖的儿子了。”

王杰希:“……”

 

 

 

孕晚期的日子总是特别难熬,且不说王夫人如何将王总磨得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生觉,在王家直A癌大本营中度日如年地熬到分娩那天,对喻文州来说简直就已经是极限了。

然而事与愿违,一直到了6月21号,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没有动静。

“我要做手术!我不要明天之后生……”

王妈妈奇怪地问王杰希:“为什么文州这么想今天生?”

王杰希苦笑:“谁知道呢。”

 

待产室里王杰希签了一连串的字,无非是强调生孩子的危险性啦,生不出来同意做手术啦等等,看的喻文州心惊胆战,在阵痛的间隙里哭喊再也不生了。结果从待产室推到产房的路上,就听到婆婆跟妈妈坐在走廊里的凳子上,说着:“趁现在年轻,等文州身体恢复好了呢让他们就再要一个,虽说咱们不重A轻O,但这事业呢还是让alpha来继承比较靠谱,等到老大分化了再要就晚了……”

喻文州两眼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虽说是王家旗下的医院,医生还是恨铁不成钢地一个劲儿吼:“让你不疼的时候再用力,你怎么就不听呢!”

喻文州怒道:“根本就没有不痛的时候!我不生了!不生了!”

陪产的王杰希也吼:“他都疼成这样了,你们就不能快一点儿吗!”

助产士为难道:“王……王总,这也不是我们说快就能快的啊……”

喻文州疼的满头大汗:“你……你出去吧,让我妈进来,你在这我紧张……”

 

两分钟后,王总被请出了产房。

 

生完孩子之后喻文州特别虚,左右手挂着点滴和血浆躺在那里睡得也不安稳。长辈都在隔间看孩子,王杰希一个人走过去,把他额头的碎发拨到一边,莫名其妙就笑了起来。

然后就听见喻文州在梦里嘟哝:“我要出去工作……”

……

 

孩子的出生日期是6月22号晚上十一点半,对此,王杰希很是得意。

“看吧,刚好在巨蟹座的第一天出生了,这都是命啊。”

 

出院那天,喻妈妈和王杰希一起来接他回家。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我喻文州心里好喜欢。”喻文州抱着儿子精神奕奕地坐在后座,“终于再也不用被你妈管着了,终于可以上班了,终于可以……”

到家之后——

“文州快来,妈提前回家给你炖了四物汤,补血的,刚生完孩子一定要坚持喝……这月子是坐完了,可怎么说孩子还太小,你们年轻人怎么能照顾得了。妈闲着也是闲着就在这边帮你们先照顾几年,来,这是聘来的奶妈,快叫秦姐……”

 

 

“这是三八线,你晚上睡觉不准约过这条线。”离婚未果,在王妈妈眼皮子底下又不敢分房的喻文州拿笔在床单上歪歪扭扭地画了一道几乎看不见的线,然后把被子一裹,“好了,晚安。”

“你给自己留的空间也太大了吧……”王杰希看着明显被三七分的床,默默地转过身去。

半夜,熟睡的喻文州不知道打了几个滚之后,顺理成章地钻进王杰希的怀里。

被惊醒的王杰希睁开眼,发现喻文州正像往常一样,呈树袋熊状扒拉着自己的肩膀。平时他是会伸出胳膊垫在喻文州脖子下面让他舒服一点的。他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抱了吧,早上他一醒来看见肯定又要发脾气,不抱吧,这人又往他怀里钻。而且这姿势睡久了肯定会落枕的。

更何况,这种就人在眼前却抱不得的境地简直就是地狱……

王杰希刚要控制不住洪荒之力伸出胳膊,就听见和奶妈一起睡在内室的孩子“哇”地一声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初为人母的喻文州对孩子的啼哭声特别敏感,几乎是一瞬间就睁开眼想去看孩子,等他清醒过来看到两人的姿势后……

“王杰希,你又抱我!”

 

 

 

王杰希把不知是第几次起草的协议书团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语重心长:“你看看你穿的是xx牌高定的,吃的是xx空运过来的,开的车是xx的,住的房子xx平还带花园森林游泳池,离了婚你一个人怎么活得下去?”

“我学历比你高,不愁找不到工作,用不着你养。”

“你一个omega,有人养着你还不好?现在孩子还小,正需要妈妈陪着,哪能离了你?而且小时候不跟孩子待在一起,长大了容易没感情。”

“你觉得被养着好那你在家带孩子吧让我去工作,天天都我陪,你怎么不陪?”

“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虚,让你在家休息顺便陪陪孩子,再说你不是很喜欢小孩吗,以前看见我姐家的孩子都要过去逗逗。”

喻文州自知说不过他,转过头一个人生了会闷气:“我要补上蜜月。”

王杰希惊喜道:“好啊,想去哪?我都陪你。”

 

半个月后,王总抱着自己的行李站在车门外,暗自发誓一定要补给夫人一个完美的蜜月。于是……

“文州,我知道错了,开门,让我进去啊!”

 

评论(10)
热度(278)
©汀水溪边 | Powered by LOFTER